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蓝信封BBS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9|回复: 12

【协力营】夏天的碎碎念

[复制链接]
夏影 发表于 2015-10-19 21: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聊,上论坛瞄了几眼,发现已经有小伙伴发帖了。不然我应该也不会开始码字,然后又日复一日,不留痕迹。
         想起高中的时候梦想当一名作家,游走于文字之间。现在觉得也是可笑,仔细想想,一年来只码过一篇文章,还是前阵子国庆的时候强迫自己产出的一些只言片语。今晚再次强迫自己记录下一些想法,也算是对协力营的时候对自己提出的一点要求的回应:“强迫自己去思考”。
         
关于目的性、有没有用。
         今年5月份,我参加了学校的一个大数据比赛,由于比赛需要大量的数据,于是我开始自学相关网络爬虫的知识,准备从新浪微博上爬取一些数据用于比赛。
         由于之前没有接触过,只能临时自学,边学边做。当时真的是着了魔,没日没夜的写代码,测试,有时爬上去准备睡觉,突然想到了解决方案,于是又跳了下来,继续改,继续测试。痛苦了将近1个星期,总算是把作品交上去了,之后是等待初审成绩。成绩出来时很高兴,进了决赛。然后高兴不了多少,主办方给出了另一份名单,之前的那一份由于统计结果出错,作废。劳动成果打水漂了,沮丧。
         8月份,开始写技术博客,想想学过的东西总不能就这样随着时间遗忘了,想想或许我记录的东西,说不定有人刚好需要学习。于是把5月份出于比赛需要写的代码整理了一下放到了博客里。
         10月份,一位读者找到了我。他姐姐的公司数据丢失了,所以他准备帮他姐抓取一些数据来补救。不过他是个新手,网上的学习资源比较杂乱,而刚好找到我的博文,觉得思路清晰,正好适合他用,于是模仿学习着,期间遇到了一些困难,所以找到了我,向我请教,我也帮他解决了大部分问题。
         在我看来,这样子的学习帮助是比较普遍的,而他跟我说,我帮了他很大的忙,更重要的是,他从我的博文中学到了很多知识。我从没想过我的举手之劳发挥了如此大的作用。当然后来的事更让我惊喜,他觉得无以回报,所以偷偷给我支付宝打了一笔钱(@@)。后来打了一下太极,他执意让我收下他的心意。
         真是意外的收获,意外的酬劳就不说了,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鼓励。
         回到主题来,关于目的性:想要做到无目的性挺难的,而且没了目的,容易迷失。在这件事情中,我有目的,但是这个目的是“弱目的”:记录自己学过的东西,一来自己以后可以回顾复习,二来可以给有需要的人学习,仅此而已,没有期待收获以及回报。而一开始的比赛,目的性很强,有了期待,一旦没有得到收获,便会失落。如若没有期待,也就无从失落,反而可能遇到意外的惊喜。
         关于有没有用:感觉就像“薛鄂定之猫”(在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在一小时内,大约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剩下50%的概率是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而猫将活下来。在盒子里必将发生两个结果之一,而外部观测者只有打开盒子才能知道里面的结果)。你问有没有用,也许会有用,又也许没有用,不打开盒子,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也许通信对孩子来说会永生难忘,也许通信对孩子来说只是好奇心玩一玩而已。不去打开盒子,就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关于行动与思考。
         孩子喜欢去行动,因为行动再简单不过了,它很容易就开始,别说是孩子,我想大多数人是不喜欢思考的,因为思考太痛苦了。很多时候,总想用文字记录自己的思考,可是很多时候落不下笔。从我们自身来讲,行动的好处是容易开始,坏处是难以持久,因为会累。思考的好处是它可以指导我们更好的去行动,给我们去行动的动力,然而却很难去开始。繁忙、累人的项目地、大使招募等工作,使得大家在行动中没有空去思考,等到思考的机会来了(比如协力营),大多数人却开始疲于思考,于是可能陷入只行动不思考的泥淖。
关于蓝信封“风暴期”
         第一天下午,触及一些平日大家都比较忌讳的话题:蓝信封经历的“动荡”。这些天是有些感伤的。想起1年半之前,进入蓝信封,第一次5校区全员大会,走到现在,不知道走丢了多少人。回想起夏令营,那群每天晚上一起开上3,4个小时的会议的小伙伴,各种思想的碰撞,总是能给人以成长。14期中东蓝信封,曾经也经历了一场风暴,风暴过后,还没来得及进入规范期,又匆匆忙忙换届,再次打回到重组期。换届虽然顺利换下来了,但是也是有点底的,除了中东队长小河即将踏入大二,其余的都是准备大三的腊肉了,“逼队长”的味道也闻到了一些。这无疑是一点原因:5校区联招的时间是在45月份,招进来的队员即将步入大二、大三。对于大三的队员来讲,开始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除非有意往公益全职发展,否则不会有太多的精力投入进来,真的是有心无力。对于大二的队员来讲,“青年人成长”这一块我想是需求比较大的,而蓝信封能否给予大家需要的成长?我想目前是远远不够的。最后重点的问题是,又一年过去了,大三的队员开始步入实习找工作的阶段,而大二的队员也开始要面临就业压力……于是到了换届的时候,我想,即使是对蓝信封很有感情,很热爱,也会有所犹豫。总之,队员招募时间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团队的发展。另一方面,通信项目本身的局限性,也给队员带来了一定的困惑:对于没去过项目地的队员,做着一些连自己都不了解的事,难免会迷茫。对于去过项目的队员,短短几天的活动与家访,其实对服务对象也知之甚少。带着对服务对象的不了解去开展工作,迷茫、无力。
关于团队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做到完全不对人很难,关键在于,当有种子在萌芽的时候,能够有个人跳出来把那坏念头掐掉。
         我又来讲故事了。
         我记得14T中大蓝信封团队的聚餐小春很少出现。我也没有直接去问她为什么不来,只是问了下小豆,小豆说小春要做实验,所以来不了。后来她也基本都没有来,我也没再过问,只是脑海里想着,她应该是做实验没空过来吧。又或许有人会想,她怎么老是不来,是不是不重视我们这个团队。
         在后来的交谈中,我们才明白并不是这样。一开始,她确实是因为做实验没法过来,但是后来有空了,没有人主动去叫她(私聊的力量比群发的通知大很多),她觉得自己不被队友重视,所以也就开始游离了。于是,大家相互误解。后来是小豆私下找了小春聊天,才重新把我们的好队友找了回来,小春说,当时很惊喜,当小豆找她聊天时,她觉得这个团队还是在乎自己的。
         其实那个时候还有挺多很微妙的事情,用言语很难表达清楚。团队的相处,真的很难去把握,表面看上去的风平浪静,却埋下了很大的恶果。所以我更喜欢撕逼,大家及时把不快吐露出来,避免积怨过深。
关于影响力
         蓝信封在校园里的影响力确实越来越弱了。除了在招募时存在明显的弱势之外,我觉得这并不一定代表着什么。要明白一点,蓝信封不是做学生活动的,因此很少在校内开展一些面向学生群体的活动或者宣传,因此成为一个“传说中”的团队也就再正常不过了。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蓝信封在社会上的影响力。通信项目是面向个体的,而作为一个NGO,我想需要在“群体”上做出更大的推动——推动一个个的家庭,推动政府。
起而行之,方乃青年
         
         这一段话致所有蓝信封的队友们:
         我想大家都清楚自己以后的发展方向,也许大多数人今后不会从事公益全职,而是从事自己专业相关的职业。我记得在进入蓝信封之前,招募启事上讲:希望每一个青年行动者能够在走出社会后能够承担自己的一份社会责任。在这里,一切的行动,一切的思考,不应该停止,无论你从事哪个领域,什么职业,反思与追问,勿忘。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w 禁闻视频 t.cn/RJJZmvp 以前有人说:“没有谷歌我们有百度,没有推特我们有微博,没有YouTube我们有优酷,就上我们自己的网站会死呀?” 从魏则西事件看来真的会死...  发表于 2017-8-30 20:10
 楼主| 夏影 发表于 2015-10-19 22: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碎碎念,自己坐沙发。
山竹 发表于 2015-10-19 22: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程序猿的文艺之路
山竹 发表于 2015-10-19 22: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蓝信封的校园影响力走下坡路,在我看来并不是很好。因为目前我们的通信项目,连接的两个群体,一个是留守儿童,一个是在校大学生,缺少了在校大学生,我们的项目就缺少了基本的支撑。另外,很多志愿活动的主体,往往是大学生,因为大学生有充分的时间精力去完成志愿活动,虽然大学生志愿者的专业性不强,但他们有一股向上的热情与激情。
大叶子 发表于 2015-10-20 01: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夏天的文字很有感触,就像小华说的把一段文字读10遍,仔细回味楼主下笔的心情,尝试去共鸣。很少用文字去记录东西,今晚被文字所感动,说实话,很艰难的想要把想的说出来,但自己总是想逃避思考,现在依然是强迫自己去思考。对小春的故事,有很深同感,依稀记得是第一个离开的队员也应该是由于相同的原因吧!记得夜行时,本来问你之前你说不走了的,但之后又在路上看见了你,看到你时有惊讶也有释然,觉得你是把我们当做了一个一起的团队。对了,还有明明很忙的小夏,还是留下做着头驴。协力营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蓝信封的文化,依旧想用你的话:希望每一个青年行动者能够在走出社会后能够承担自己的一份社会责任。在这里,一切的行动,一切的思考,不应该停止,无论你从事哪个领域,什么职业,反思与追问,勿忘。未来即使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但现在我们还在路上。
过客 发表于 2015-10-20 02: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华回帖:仔细回复下,借着这深夜的麦当劳,还有苦涩而回甘的咖啡:

无聊,上论坛瞄了几眼,发现已经有小伙伴发帖了。不然我应该也不会开始码字,然后又日复一日,不留痕迹。
         想起高中的时候梦想当一名作家,游走于文字之间。现在觉得也是可笑,仔细想想,一年来只码过一篇文章,还是前阵子国庆的时候强迫自己产出的一些只言片语。今晚再次强迫自己记录下一些想法,也算是对协力营的时候对自己提出的一点要求的回应:“强迫自己去思考”。
小华回帖:不能说是强迫去思考吧,更多我以为是在忙碌之余,找回失落的的思考的习惯。。。独立思考,是上苍赐予我们最独特的东西,只是我们习惯于墙内的世界的时候,并不知道原来还有墙外,引自《进击的巨人》,也非常感谢你,协力营未开始我就开始不耐烦,一些我很珍惜的伙伴的缺席,是我这位协作者的痛。。。但是看到你来了,无法形容那种兴奋,其实17号早上于我,简直是小宇宙爆发。。。。
         
关于目的性、有没有用。
         今年5月份,我参加了学校的一个大数据比赛,由于比赛需要大量的数据,于是我开始自学相关网络爬虫的知识,准备从新浪微博上爬取一些数据用于比赛。
         由于之前没有接触过,只能临时自学,边学边做。当时真的是着了魔,没日没夜的写代码,测试,有时爬上去准备睡觉,突然想到了解决方案,于是又跳了下来,继续改,继续测试。痛苦了将近1个星期,总算是把作品交上去了,之后是等待初审成绩。成绩出来时很高兴,进了决赛。然后高兴不了多少,主办方给出了另一份名单,之前的那一份由于统计结果出错,作废。劳动成果打水漂了,沮丧。
         8月份,开始写技术博客,想想学过的东西总不能就这样随着时间遗忘了,想想或许我记录的东西,说不定有人刚好需要学习。于是把5月份出于比赛需要写的代码整理了一下放到了博客里。
         10月份,一位读者找到了我。他姐姐的公司数据丢失了,所以他准备帮他姐抓取一些数据来补救。不过他是个新手,网上的学习资源比较杂乱,而刚好找到我的博文,觉得思路清晰,正好适合他用,于是模仿学习着,期间遇到了一些困难,所以找到了我,向我请教,我也帮他解决了大部分问题。
         在我看来,这样子的学习帮助是比较普遍的,而他跟我说,我帮了他很大的忙,更重要的是,他从我的博文中学到了很多知识。我从没想过我的举手之劳发挥了如此大的作用。当然后来的事更让我惊喜,他觉得无以回报,所以偷偷给我支付宝打了一笔钱(@。@)。后来打了一下太极,他执意让我收下他的心意。
         真是意外的收获,意外的酬劳就不说了,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鼓励。
         回到主题来,关于目的性:想要做到无目的性挺难的,而且没了目的,容易迷失。在这件事情中,我有目的,但是这个目的是“弱目的”:记录自己学过的东西,一来自己以后可以回顾复习,二来可以给有需要的人学习,仅此而已,没有期待收获以及回报。而一开始的比赛,目的性很强,有了期待,一旦没有得到收获,便会失落。如若没有期待,也就无从失落,反而可能遇到意外的惊喜。
         关于有没有用:感觉就像“薛鄂定之猫”(在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在一小时内,大约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剩下50%的概率是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而猫将活下来。在盒子里必将发生两个结果之一,而外部观测者只有打开盒子才能知道里面的结果)。你问有没有用,也许会有用,又也许没有用,不打开盒子,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也许通信对孩子来说会永生难忘,也许通信对孩子来说只是好奇心玩一玩而已。不去打开盒子,就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小华回帖:命运眷顾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我认为有太多的必然了
         
关于行动与思考。
         孩子喜欢去行动,因为行动再简单不过了,它很容易就开始,别说是孩子,我想大多数人是不喜欢思考的,因为思考太痛苦了。很多时候,总想用文字记录自己的思考,可是很多时候落不下笔。从我们自身来讲,行动的好处是容易开始,坏处是难以持久,因为会累。思考的好处是它可以指导我们更好的去行动,给我们去行动的动力,然而却很难去开始。繁忙、累人的项目地、大使招募等工作,使得大家在行动中没有空去思考,等到思考的机会来了(比如协力营),大多数人却开始疲于思考,于是可能陷入只行动不思考的泥淖。
关于蓝信封“风暴期”
         第一天下午,触及一些平日大家都比较忌讳的话题:蓝信封经历的“动荡”。
小华回帖:对于这一段,辛苦小夏了,因为我问他的问题,在我心理,也是疑惑,和困惑。我无法让自己去讲故事文化还有概念,那不是我的风格,或者这可能需要5瓶酒加上许巍的《蓝信封》,才能积累足够的勇气去说出来。如果硬要表达什么,那就是诚意了,这是一个极具诚意的公共空间。去把蓝信封的伤疤揭开给大家看。。。
这些天是有些感伤的。想起1年半之前,进入蓝信封,第一次5校区全员大会,走到现在,不知道走丢了多少人。回想起夏令营,那群每天晚上一起开上3,4个小时的会议的小伙伴,各种思想的碰撞,总是能给人以成长。14期中东蓝信封,曾经也经历了一场风暴,风暴过后,还没来得及进入规范期,又匆匆忙忙换届,再次打回到重组期。换届虽然顺利换下来了,但是也是有点底的,除了中东队长小河即将踏入大二,其余的都是准备大三的腊肉了,“逼队长”的味道也闻到了一些。这无疑是一点原因:5校区联招的时间是在4、5月份,招进来的队员即将步入大二、大三。对于大三的队员来讲,开始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除非有意往公益全职发展,否则不会有太多的精力投入进来,真的是有心无力。对于大二的队员来讲,“青年人成长”这一块我想是需求比较大的,而蓝信封能否给予大家需要的成长?我想目前是远远不够的。最后重点的问题是,又一年过去了,大三的队员开始步入实习找工作的阶段,而大二的队员也开始要面临就业压力……于是到了换届的时候,我想,即使是对蓝信封很有感情,很热爱,也会有所犹豫。总之,队员招募时间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团队的发展。另一方面,通信项目本身的局限性,也给队员带来了一定的困惑:对于没去过项目地的队员,做着一些连自己都不了解的事,难免会迷茫。对于去过项目的队员,短短几天的活动与家访,其实对服务对象也知之甚少。带着对服务对象的不了解去开展工作,迷茫、无力。
小华回帖:对于游走于资助方和合作方和身边优秀NGO的我来说,一直来的质疑可以说不断,你们怎么保证服务质量,项目有效吗?。。。你说的太到位了,项目局限很大,短短几天,我们真的了解服务对象吗,于是有了驻点项目,真正去帮助留守儿童。而折腾半年,项目夭折,我们需要新的探索。而路在哪里了,希望有更多的讨论。


对于青年成长,我们是远逊于已经建成体系的微辣和满天星(他们的青年成长体系真心赞),在这个“服务学习”概念已经在他们应用熟练的今天,我们才开始提这个概念,但却不是每位伙伴都能理解为什么服务后要学习。。但到底我们有了行动力协力营和领导力协力营,但是。。。。这个学习能持续吗,还只是几天的兴奋罢了。。。
关于团队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做到完全不对人很难,关键在于,当有种子在萌芽的时候,能够有个人跳出来把那坏念头掐掉。
         我又来讲故事了。
         我记得14T中大蓝信封团队的聚餐小春很少出现。我也没有直接去问她为什么不来,只是问了下小豆,小豆说小春要做实验,所以来不了。后来她也基本都没有来,我也没再过问,只是脑海里想着,她应该是做实验没空过来吧。又或许有人会想,她怎么老是不来,是不是不重视我们这个团队。
         在后来的交谈中,我们才明白并不是这样。一开始,她确实是因为做实验没法过来,但是后来有空了,没有人主动去叫她(私聊的力量比群发的通知大很多),她觉得自己不被队友重视,所以也就开始游离了。于是,大家相互误解。后来是小豆私下找了小春聊天,才重新把我们的好队友找了回来,小春说,当时很惊喜,当小豆找她聊天时,她觉得这个团队还是在乎自己的。
         其实那个时候还有挺多很微妙的事情,用言语很难表达清楚。团队的相处,真的很难去把握,表面看上去的风平浪静,却埋下了很大的恶果。所以我更喜欢撕逼,大家及时把不快吐露出来,避免积怨过深。
关于影响力
         蓝信封在校园里的影响力确实越来越弱了。除了在招募时存在明显的弱势之外,我觉得这并不一定代表着什么。要明白一点,蓝信封不是做学生活动的,因此很少在校内开展一些面向学生群体的活动或者宣传,因此成为一个“传说中”的团队也就再正常不过了。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蓝信封在社会上的影响力。通信项目是面向个体的,而作为一个NGO,我想需要在“群体”上做出更大的推动——推动一个个的家庭,推动政府。
起而行之,方乃青年
小华的回帖:的确,2012年开始这三年,我们基本放弃了校园品牌的建设,在伙伴机构比如美丽中国、满天星等铺天盖地的宣讲会和校园图片展还有义卖会的同事,我们还在重复7年前的老三样,很多的学生当我们是一个还没注册的地下团队。。。。。
                    而相反,蓝信封的圈内和社会品牌却比较硬了,直接成果是稳定的资金来源和各种奖项和高大上的报道,还有就是参加了社会重要事件的参与和推动,比如毕节。。。和校内的传说中的不正规社团和借不到场地,形成强烈对比。
                     对还是错。。。品牌之路在哪,尚需更多的讨论。
         
         这一段话致所有蓝信封的队友们:
         我想大家都清楚自己以后的发展方向,也许大多数人今后不会从事公益全职,而是从事自己专业相关的职业。我记得在进入蓝信封之前,招募启事上讲:希望每一个青年行动者能够在走出社会后能够承担自己的一份社会责任。在这里,一切的行动,一切的思考,不应该停止,无论你从事哪个领域,什么职业,反思与追问,勿忘。
小华的回帖:已经无法追溯是谁写的了,有点是我的文字风格,但是中东的前几位队长大神们也是可能是作者,以这句著名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收尾吧。


过客,某麦当劳凌晨,在这个某机构被关停的晚上,以公益黄埔班四期营员的名义,并致以对某机构最严肃的致敬。

大叶子 发表于 2015-10-20 02:04: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竹 发表于 2015-10-19 22:26
其实蓝信封的校园影响力走下坡路,在我看来并不是很好。因为目前我们的通信项目,连接的两个群体,一个是留 ...

的确,如果蓝信封影响力持续降低,以后的大使和队员招募会更为艰难,会是一个恶性循环。
拌豆西瓜 发表于 2015-10-20 09: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蓝信封在校园的影响力,跟品牌定位关系很大,这里我要做的工作还很多,特别后面,很需要每个大使、队员去为自己发声。

关于蓝信封品牌,在我手里的一年多,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白色的蓝信封,即14年下半年,那个时候,主推留守儿童,图片展、VI(包包、卡贴、书签、明信片,等等)所有宣传物料都突出留守儿童弱化蓝信封,因留守儿童这个领域不像阅读推广和青年营等等明显是“有用”、“阳光”、甚至“应该”的;而在突出留守儿童时,我们淡化真实的孩子主推插画和设计,这个也曾给锋哥和丸丸很大疑惑(当时锋哥是因为受满天星校园图片展里那些孩子纯真烂漫的照片吸引来公益,想为蓝信封的孩子拍到类似画面,但最后发现这些照片不被重视)说实话,我很重视,在于私藏和纪念,而不在于宣传。因在没有为留守儿童撕标签的前提下,他们在主流媒体的形象还是黑白的,蓝信封的孩子跟满天星的孩子不同,满天星的孩子不分年龄和地区,代表的是阅读给乡村少年以积极影响,这个怎么说都是正面的;而蓝信封的孩子,一上来马上锁定湖南汉寿、广东河源,那几个学校,初一,爸妈不在家,有倾诉需求,等等,这些稍不注意就会造成伤害(即使在已获得肖像权的情况下,大数据,你懂的)所以,更注重保护孩子隐私。
这段时期,蓝信封在NGO圈的评价还是较好的,因我们极为低调专注做事,追求细节,要么不吭声、要么就是大事件。传播上只谈孩子、即使大张旗鼓地做图片展,也几乎看不到蓝色,这些更好被同行接受(因每个机构说到底已经习惯自己的主色调,别人太强的品牌植入会多少引起不适应)能够说明这个接纳的是:满天星夫人、和拜客夫人,都用我们蓝信封的包包、而且据说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背出来”……

第二阶段是蓝色的蓝信封,这段时间主推项目(感谢扣子),书信项目是什么,大使会经历什么,队员会经历什么,在这时期的项目传播都有一定沉淀,加上公共空间、书信集、驻校项目明信片征集等,都在给外界一个信号:我们在关心什么,我们在做什么…以及当极端案例发生时,作为一个NGO,如何发声。
这个阶段,定了格局,但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或者说,还没到尾)我们也是在这个阶段社会影响力有大幅增长(感谢小华),能够说明这个社会及学术界接纳的是:一定数量的媒体采访(包括环球人物等)、企业合作(包括中国邮政等)、学术合作(心理学、社会学、政策研究等)

第三个阶段就是绿色的蓝信封,即服务于大使和队员的传播,七月季度规划时,小河听过全职答辩有所得知,但可能会失望到现在还没明显看到。这个我一直在等我的实习生出现(感谢小米和吖鱼,一个人真心做不来,部分队员也显现出大学生传播的优势,你们的视角、对整个画风的把控,如小风子小沙子EE依然等等,因我确实老了,严谨苛刻的设计,怎么都做不出超越大二大三那时的感觉;加上我作为一个全职,需要把更多精力研究领域和舆论的推动上)。
这个阶段的传播路线,走的就是微辣的路线,要每个营员(在我们这里即为项目组队员、大使)现身说法,用你们的青春活泼阳光灿烂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去传播绿色的蓝信封,作为大学生公益的先行者,你会怎样去吸引新的伙伴。大概是去年曾有一段时间,传播是集中到秘书处的,所以削弱了校区传播,所幸今年看到,中东、华农、华师大都开通了公众号,单单这个意识就很难得了。我在考虑,要怎样让校区产生自我传播的能量。最近的项目组队员招募,山竹找到了一张很老的海报,小样做的,问我能不能改动一些内容,直接沿用。小样对此感到特别失望,因看到我们没有创新,当然,我理解招募的工作量已足够大了,项目组内部可能也没有会设计的成员。
在这里,应该怎样做,才能重新建立起一个独立完整的项目是自带传播的意识,当招募有传播设计需求,而内部完成不了,是否有发出需求信号。我很希望,涌现出一批新人,为自己代言,包括海报(小风子和小沙子那样的海报也算)那样才是做出属于自己的值得留念的东西,哪怕不是完美。而小样作为一个骨灰级的老队员,说了一句话,你要有自己的idea,自己的灵魂,技术上的困难,我愿意尽己所能去帮忙。

而我应该怎么做,答案在心里,但总要有共识,才能推动…

EE~ 发表于 2015-10-20 11:18: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自己思维局限性的认识一次比一次深刻。每次说到队员去留问题,其实自己心里也是有打算的
过客 发表于 2015-10-20 11: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re以下两段,其实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尤其是建立蓝色的蓝信封,建立蓝信封的社会影响力方面,剩下的,该是你们发威的时候,校园品牌的建立,队长是最有优势,看到山竹(黄总)到处露面分享会,真心满是欢喜的,要露面才有谈品牌机会,让别人知道你,有了校园品牌,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没人报名了,而不是到报名的时候临急抱佛脚。。。


这个我一直在等我的实习生出现(感谢小米和吖鱼,一个人真心做不来,部分队员也显现出大学生传播的优势,你们的视角、对整个画风的把控,如小风子小沙子EE依然等等,因我确实老了,严谨苛刻的设计,怎么都做不出超越大二大三那时的感觉;加上我作为一个全职,需要把更多精力研究领域和舆论的推动上)。

我很希望,涌现出一批新人,为自己代言,包括海报(小风子和小沙子那样的海报也算)那样才是做出属于自己的值得留念的东西,哪怕不是完美。而小样作为一个骨灰级的老队员,说了一句话,你要有自己的idea,自己的灵魂,技术上的困难,我愿意尽己所能去帮忙。

而我应该怎么做,答案在心里,但总要有共识,才能推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blueletter

GMT+8, 2017-11-25 00:23 , Processed in 0.09447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